比利时是个怎样的国家? - 知乎

admin 25 0

比利时是个怎样的国家? - 知乎-第1张图片-欧洲杯免费在线高清直播_欧洲杯直播_欧洲杯赛事在线观看无插件

比利时似乎名不见经传,但是却在各种大型国际协议和活动上作为发起国参加,比如巴塞尔委员会的十国成员。能否讲讲比利时的真实生活和生活水平,本人金融从业新生欢迎堆数字和各种图表。

可能拥有欧洲魏玛度最高、最魔幻现实的政治生态,“卡夫卡式的选举”在比利时已经不是一个比喻。我们先看看比利时的议会。。。

哦对了,比利时有七个议会。

联邦参议院、联邦众议院、弗兰德斯和瓦隆各一个大区议会、各一个地区社群议会、然后布鲁塞尔因为同时混合两种语言,两边都不同意划归对方管,于是干脆自己成立了一个布鲁塞尔首都区议会(Parliament of the Brussels-Capital Region),和另外单独选举的布鲁塞尔市议会(Brussels City Council)无关。。。

在这里以国会最大党新弗拉芒联盟(NVA)作为例子,它要同时在如下6个议会中进行竞选角逐:比利时众议院、比利时参议院、弗拉芒社群议会、布鲁塞尔首都区议会、弗拉芒区议会,再加上一个欧盟议会弗拉芒选区(没错,比利时连欧盟议员也是分开来选的)。

法语区最大党社会党(PS)的情况,它自然不用参加弗拉芒地区议会,多一个法语社群议会——包括瓦隆、德语区(德裔比利时人是主要族群中唯一没有自己的自治分区的)、布鲁塞尔首都区议会部分指定给法语人口的席位。

这些议会还具备两个奇葩的比利时特色:

1.所有5个地区议会和位于布鲁塞尔的联邦国民议会是平行关系而不是上下位关系,这也意味着它们的法律互相之间不具备管辖权——理论上,联邦国民议会可以用三分之二以上的绝对多数通过法案来迫使所有地方自治体接受。

但是这里最令人无语凝噎的问题就来了。比利时众议院一共150个席位,选举法规定法语区分配到63席、弗拉芒语区87席,三分之二以上需要至少91席。明显地,如果两个族群集团其中任何一方不合作,同时也联合自己政党联盟在地方议会的同僚集体行动,联邦国会就将无限期彻底瘫痪,任何法案永远无法在全国得到实施。在一般的议会制国家,如此政治僵局重复出现,必然引发首相和内阁辞职,但是在比利时这样精确卡BUG的情况下,就算连续换100个看守政府,新首相也会面临一模一样的尴尬现实——所以比利时人很快找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不成立新的联邦政府,国家以没有政府的状态继续运作。所以比利时在大部分时间内是一个由《是,大臣》的汉弗莱那样的职业公务员们维持日常治理的国家,如果杰姆·哈克的位置因为内阁无法组成而空缺,行政事务部依旧能够工作,不是吗?

2.议会的选举也不是同时进行的,而是除了联邦议会两院以外全部分开进行。这也就意味着比利时几乎每年都需要不停进行各种选举,一个选举周期的长度在世界上遥遥领先,虽然选举出来的政府并不怎么运转。

到这里已经够绕晕了吧?别急,还有更黑色幽默的呢。众所周知比利时是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在政府难产(这是一定的)时,比利时人民的国王[1]自然就会行使其代表人民的权力,以居中调停的身份促成两方对话,尽快组建新政府。问题是根据比利时宪法,国王自己没有行政权力,不能亲自去谈判,要派遣主要政党的重要人物作为“使者”代行谈判,委托他们推进组织政府的过程。

那么这个使者的职位叫什么名字呢?顾名思义,任命某人试图准备组阁,那此人的职务自然应该叫代理“预备组阁使”(Informateur)啦,是不是很简单明了?

但是如果短时间没有成功,那么可以退而求其次,派出名字稍微低调一点的预备使(Preformateur)进一步谈判。

还是解决不了,紧接着就是探索使(Verkenner)出场的时刻了。

仍然不能完成国王和议员们的任务,再来一个调停使(Bemiddelaars/Médiateurs),加大力度!

还不行?继续换澄清使(Verduidelijker/Clarificateur)。

我就不信了,国王派遣协商使(Onderhandelaar/Négociateur)总该成功了吧?

最后字典上能用的名字都用完了,在组阁使(Formateur)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经过541天的无政府状态,比利时联邦新政府终于组成。这是在2010-2011年真实发生过的事。。。

说完了比利时特色丁丁宇宙的政府运作背景,接下来再看现在的比利时联邦国会选举民调——

左边一列弗拉芒集团,右边一列瓦隆集团。

总体排名第一的是反移民、反欧盟、反进步主义立场的极右民粹政党弗拉芒利益(Vlaams Belang),然而其掩盖在文化保守主义下的最大诉求还是只有一个:弗拉芒语区独立,然后加入尼德兰王国,成为其邦联构成国的一部分[2](并非加入尼德兰)。该党内部也吸收了比利时内部支持君主立宪主义的声音。然而诡异的是他们既保比利时人民的国王,想加入尼德兰王国又不认尼德兰国王,坚持君主立宪应该以弗兰德斯人民主权为基础,但是如果这样比利时人民国王肯定不能保留了,真的好奇他们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总体排名第二的是目前欧洲极少在主流政治中具备强大选举力量的马克思主义、经典左翼社会主义(包括前毛派和前安那其主义壬)政党比利时工人党,主要在瓦隆法语区获取支持。它明面上的意识形态可是如假包换的真·康米,从未自称社民——当然,实际上落实政策的时候可能就会“温和”一些了,因为它揭开一切帘幕,背后其实也是瓦隆地方主义。

看到这里所有人可能会觉得很摸不着头脑了,比利时这样人畜无害的国家,怎么会支持率前二的政党放在全欧盟都是一等一的极左和极右?再仔细观察图中政党分布,怎么法语人民支持的都是进步左派,弗拉芒语人民则纷纷支持保守右派啊?难道这两个族群的政治观点真的如民族性一般深入人心?

从地方主义的角度观察一切就能差不多得到解释了。瓦隆法语区选民可能并非真的发自内心支持马克思主义,这一点从他们南边过了法国边境说一样语言的邻居们,是勒庞铁盘就能看出端倪。但是瓦隆选民看到布鲁塞尔以北的弗兰德斯选民投票给极右,和他们对着干、表明自己立场的最好方式,难道不是故意投票立出来个极左招牌?你只要站在政治光谱任何一侧,我就要支持对面的另一个极端!别看这10几个政党各显神通,政治光谱上分布了个遍,其实都是在说差不多的2种东西——弗兰德斯还是瓦隆?我绝对相信如果明天弗兰德斯跳到左翼神国,瓦隆马上就能把法国极右的话术原封不动搬运过来。外表看上去再怎么意识形态碰撞,地方民族主义本质,才是纷繁复杂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比利时政治90%事件的内核。

接下去有人肯定要问了,这样拧巴干嘛不一拍两散直接分别独立?原因也很简单,比利时任何一个部分独立出去,无论是加入荷兰还是法国,人口在新国家的占比都会相比自己在比利时大幅下降,你是想做50%还是10%?那还不如暂时留在比利时继续无限期内斗呢。比利时两个深度对立的部分,所有的政治议程都无时无刻向全世界证明“不想一起过”,却又把“永远在可持续分裂中”作为统一的比利时的national identity。所以比利时的国家机构看似因为内部分裂形同虚设,分裂本身也是比利时国家机器赖以生存的一部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